环佩作响 熠熠银光 走进《恋恋银风——桂林博物馆藏南方少数民族银饰展》

大同新闻网门户网站 2018-10-31 15:48

大同新闻网  张晶晶


       2018年国庆之际,来自桂林博物馆的《恋恋银风——桂林博物馆藏南方少数民族银饰展》在大同新闻网开展。浓厚的异族风情文化在塞北之地大放异彩,吸引众多的游客前来观展,体验一场家门口的少数民族风情游。



       苗侗等族以银为美,尚银之风自古伊始。《新唐书南蛮传》记载,唐贞观三年,苗族首领谢元深入朝的装束“以金银络额”,是有关苗族银饰最早的文献记载。明代郭子章《黔记》卷五九和翟九思《万历武功录》卷六中描述黔东和黔中苗族“以银环、银圈饰耳”。到了清代、民国,佩戴银饰之风达到鼎盛。清《苗俗纪闻》有言: “邪无老少,腕皆约环,环皆银,贫者以铜为之;项着银圈,富者多至三、四,耳珰迭迭及肩。”本次展出的银饰源自苗、侗、瑶、水、布依、仫佬等多个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多为晚清、民国、现代所制,种类多样,纹饰精美异常,透过一件件或古朴大方或隽秀精致的银饰,不难领略当时的风尚。



一、西南少数民族的尚银之风


       光泽熠熠的银饰在产生初期就因其洁白的光泽和纯洁的象征备受少数民族青睐。银不仅色泽美,具观赏性,而且具有良好的柔韧性和延展性,便于锻造加工,特殊的审美价值与材质性能使得银饰在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广泛流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尤其是女子普遍喜欢用银饰来装饰自己。“孔雀展翅美中美,妹戴银装花上花,银装越多花越美,朵朵银装映彩霞。”每逢喜庆佳节,妙龄女子身穿节日盛装,头戴银冠,项挂银圈,手配银镯,脚系银链,走起路来环佩叮当,风采耀眼,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人神往。


苗族女子盛装披银(图片来源:网络)


       银饰被西南地区少数民族普遍喜欢因为它不仅是美的标志,还是一个家庭财富与地位的象征。马克思曾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白银作为一种贵重金属和硬通货,代表着物质财富,又因磨损少、具有保值功能,被视为贵重的财物。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先人曾历经多次战争与迁移,居无定所,漂泊不定,在频繁的迁徙过程中,人们将银元、银毫、碎银、银锭打制成银饰打造成饰品穿戴于身上,以便战时逃亡并将财产安全、快速地转移,甚至急时熔炼为银币使用。


侗族银饰(图片来源:网络)


       因为银所具备的货币功能和财富表征性,人们喜欢用银来装饰身体,显示家庭的富足。《苗防备览·风俗考研究》中记载“富者贯以银簪四五枝,脑后戴二银圈,左耳贯银环如碗大,项围银圈,手带银钏,其妇女银簪、项圈、手钏,惟两耳贯银环,二三四五不等,以多夸富。清同治年间徐家干在《苗疆见闻录》记载:“喜饰银器……其项圈之中,或竟多至百两,炫富争妍,自成风气”。直到今天苗族的银饰仍然尊崇“以大为美,以多为美,以重为美”,有些盛装银饰多达三十余件,重达二三十公斤。一些节日的大型活动,非穿戴全套银饰盛装无权参加。银饰作为婚嫁之时的重要物品,很多家庭会提前十年甚至更早为自己的女儿积攒银料,打造一套完整的嫁妆,从而显示家庭的富庶、荣华。


二、银饰背后的文化涵义


       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银饰在长期的发展演变过程中被人们赋予了丰富的文化涵义,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符号与象征意味。在这些少数民族人民的传统观念里,银饰不仅被当做美与财富的象征,还有辟邪祈福,追根溯祖的美好寓意。


       (一)辟邪祈福——银饰折射出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景


       银的纯白被认为象征着光明,而银本身具有的测毒、洁净、生理保护功能的特性使得银饰在人类认知有限的远古时代被赋予另一个重要功能——避邪驱鬼、消灾祈福。有资料显示,苗族最早的银饰就萌生于巫术图腾活动之中,银饰被用来作为巫术的器具,人们佩戴附有各种图案的银饰既表示对神的崇拜又表示有神灵庇佑,从而抵御邪物,祈求平安无灾。


麒麟童子錾花银吊链

瑶族 现代

        桂林博物馆藏


       银饰的纹样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承载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儿童的长命锁有祈求平安吉祥之意;佛教中的菩萨、罗汉、八宝纹样祈祷菩萨保佑孩子健康成长;万字不封口的纹样象征富寿不封顶、吉祥无止境;鸟纹象征自由和快乐;鱼纹象征子孙繁衍与家庭兴旺;花朵代表生活花团景簇、前程似锦;“福寿双全”等吉语或祝词代表长辈对孩子美好一生的期望。


富贵长命锁银项圈

侗族 清代

桂林博物馆藏

龙鱼纹錾花银项圈

侗族 清代

桂林博物馆藏


       (二)追根溯祖——南方少数民族银饰中的图腾崇拜


       南方少数民族相信万物有灵,在与大自然的共生共存中,他们将动物、花草树木、山水等天地万物赋予美好的寓意,并将这些吉祥的图案通过锤揲、焊接、花丝、錾花等多道工艺装饰于银饰之上。这些融合了植物、动物、宗教、自然现象充分体现了南方少数民族蛮悍进取、坚韧乐观、天人合一等独特而又神秘的民族性格。


       侗族是古越人之后,沿袭先人对龙蛇图腾的崇拜。银饰上,“龙凤呈祥”、“双龙戏珠”等吉祥图案随处可见,螺旋纹、龙纹也源于对蛇和龙的崇拜。多圆圈纹,源于太阳崇拜,齿形纹代表山神崇拜,云雷纹源于对天神、雷神的崇拜。水波纹、旋涡纹则与水神、井神崇拜有关。


双龙戏珠纹錾花银挂牌

侗族 清代

桂林博物馆藏


       蝴蝶妈妈是苗族人民的精神图腾。传说远古时代,蝴蝶妈妈从枫树树心飞出,产下了十二枚卵,分别孵化出狮、牛、蝶、龙等动物以及人类的祖先姜央,从那以后就有了苗族和万物。枫木作为哺育蝴蝶妈妈的胚胎也被视为神树。苗族先民在长期发展演化过程中,将枫树、蝴蝶、牛等元素不断神化,最终形成了具有鲜明民族特征的图腾崇拜。苗族银匠将其融入银饰创作,体现了苗族对万物起源的思考以及对祖先的怀念。


蝶形嵌珠银发簪

苗族 现代

桂林博物馆藏

蝶纹坠银布贴童帽

瑶族 现代

桂林博物馆藏

龙头形走兽纹錾花空心银项圈

苗族 清代

桂林博物馆藏


       苗人也将战争、迁徙、传说、历史等融入到银饰的制作中。苗银饰中的银针筒和牙钎、耳挖、马刀、叉、宝剑等小件器物都是对苗族先民不断地艰辛迁徙,顽强生存的纪念。又如今天一些苗族支系所佩戴的牛角造型的银头饰纹样相传是对头长犄角的上古时期苗族祖先蚩尤(见南朝梁任昉《述异记》卷上记载:“( 蚩尤氏)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的追慕与崇敬。他们铭记着本民族经历的千辛万苦,回忆着迁徙途中的苦辣甘甜,同时也崇拜着祖先的勇猛顽强。


       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对银饰的热爱融入血液,传承千年而经久不衰。银饰背后不但是对祖先的纪念,更是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遵守。本次《恋恋银风——桂林博物馆藏南方少数民族银饰展》以银饰多样的品种,奇美的造型和精巧的工艺向观众呈现出一个多彩瑰丽的艺术世界和丰富内涵的精神世界。一件件来自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传统银饰,穿越岁月的古朴与优雅,期待与您的邂逅!


分享到 信息来源:大同新闻网
没有了 纸上学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